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统计 > 正文

四十年看青海黄河源头话今昔

2018-12-14 10:59 来源: 未知 点击:185次
四十年看青海黄河源头话今昔





  车轮飞转,大巴车在一条10米宽的“搓板路”上颠簸,车窗外扬起阵阵尘土。12月2日上午,“四十年看青海·媒体记者青海行采访团”来到黄河源头鄂陵湖附近,倾听一位牧民在过去40多年里保护黄河源头生态的故事。

  雪后初霁的黄河源头,是大自然的水墨画。远山、湖泊、草原,银白、亮白,美如画卷。黄河像是巨人擎起巨笔挥毫泼墨,留在山谷、湖泊、草场上的涓涓墨迹,涛涛东流。

  管护草原

  沿着黄河往西南走五十多公里,采访车停在了鄂陵湖西畔。天上飘着雪花,偌大的湖被冰雪分为两半,靠北的一面已经结冰,与湖岸连为一体。南面,晶莹的雪片落入青蓝色的湖面,远处有水鸟们在展示捕鱼技巧。

  这里海拔4300米左右,伴着脚踩积雪发出的嘎吱嘎吱声和急促的呼吸声,记者们走进一片草场开始采访。来自玛多县扎陵湖乡勒那村的8名生态管护员正在此处巡查。

  穿皮靴、牛仔裤、黑色棉衣、黄绿色马甲、戴着红色生态巡查袖标,中等身材、皮肤黝黑的桑杰在前面引路,向大家介绍这片土地。从2017年开始,他靠着一双脚丈量着鄂陵湖东岸数百亩的草场,执行生态管护任务。

  眼前数百米的范围内看不到路,脚下的雪地上有七八条车辆碾轧出的车轱辘印,还有脚印。这是近几天桑杰和同事们进山时留下的。

  “车子能走的地方,我们开车,过不去的地方,我们骑马或者步行前往。”桑杰指着一百多米外的几匹马说。

  “这里有什么?”一位来自南方的记者问。“高山蒿、矮蒿、苔草、冰草,还有豆科植物多枝黄芪。”桑杰一边说一边指着眼前好几处一尺多高的草,这些都是营养价值高的牧草,冬天野生动物们吃了这个就不会挨饿。

  “还有啥?”“野牛、野驴、黄羊、棕熊、猞猁、盘羊、雪豹、马麝……”桑杰一连说出三十几种动植物名称,这让大家有些惊讶。

  紧接着,桑杰给大家介绍他在鄂陵湖东岸的管护区,那里海拔4400多米,有藏野驴200多头、黄羊20多只,还有30多只藏原羚,这些是国家一级或二级保护动物。

  “你咋知道这么多?”有记者好奇地问。桑杰拿出手机,向记者们展示了乡里生态管护员们的微信群,里面都是他和同事们在管护途中发现的各种野生动物的照片和视频。每次上山归来,桑杰都和大家在群里交流各种动物的体型特征,之后在查询相关信息,上报至黄河源园区登记备案。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