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策法规 > 正文

步步追问下贺建奎犹疑又磕巴

2018-11-29 09:47 来源: 未知 点击:129次
步步追问下贺建奎犹疑又磕巴



11月28日12点47分左右,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中心,推迟了一个多小时的贺建奎,终于现身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。

按照当天的会议议程,他要做一个报告并回答现场提问。因在会议召开前宣布“基因编辑婴儿诞生”的消息,贺建奎备受关注,整个峰会也因此有些“不同”。现场有基因编辑领域的专家,更有不少媒体到场,本来宽敞的会场显得略有拥挤。

记者在现场留意到,峰会因贺建奎的出现不仅加强了安保,还多了一个重要议题:针对贺建奎研究的技术、流程和伦理进行讨论。

拉上禁止通行横栏

相比峰会召开首日,峰会第二天的进出把关显得更严格。峰会首日,工作人员仅在上午开始时在会场进门处查看与会者证件,随后,会场可自由出入,到场的不乏学生。但峰会第二天,记者发现,上午全程有工作人员把守门口,与会嘉宾和记者严格分为两个门进入会场。在记者区、与会者区和VIP区已拉上禁止通行的横栏。

根据会议议程,11点30分,贺建奎将发表演讲。11点左右安保进一步加强,大门处工作人员已由两名增加到五名左右。讲台两旁的进出口处,身着西装的安保人员一脸严肃地把守。

此外,国内外媒体记者也是严阵以待。从峰会第一场讨论开始,媒体席就已全部坐满,还有记者守在峰会的入口处和进门处。11点30分,媒体区的过道已被记者挤得水泄不通。由于不知道贺建奎是否会现身,紧张的气氛在媒体区蔓延,入口处仅留一人通行的空间。

12点47分左右,贺建奎低调出现在会场,媒体区立马响起阵阵快门声。

专门设置答疑环节

还没到11点30分,组委会媒体事务专员开始给等候的媒体分发提问纸。不到10分钟,就收到厚厚一沓问题。

按照原本的议程,贺建奎演讲结束后,此轮演讲的5名嘉宾和主持人将开展讨论,讨论将在13点前结束。但在其他演讲者发言结束后,贺建奎依然没有出现,会议直接进入公众讨论环节。直到这轮讨论结束,贺建奎才现身。为此,大会专门设置贺建奎回应质疑和答记者问环节。而贺建奎的发言和问答一共持续近一小时,讨论持续至近14点才结束。

贺建奎多次表现出犹疑

出现在会场后,贺建奎第一句话便是道歉,但道歉并非针对公众关心的伦理问题、审查程序、研究的安全性等问题,而是“这一消息出人意料地泄露了出去,没有经过同行审查程序”。

据媒体统计,会上共对贺建奎提出23个问题,不包括追问。而在提问环节,面对主持人5个“howmany”:“多少夫妻参与这项研究?每名母亲提供多少卵子?一共编辑多少胚胎?又植入多少胚胎?多少胚胎成功怀孕并出生?”贺建奎多次表现出犹疑的神态,回答磕巴,期间还数次清嗓子。对于国外媒体提出的问题,他表示没听明白,在主持人解释后才进行回答。而公众关心的关键问题,他的回答是含糊的。

针对双胞胎的家长是否真的明白基因编辑的后果以及孩子的未来,贺建奎并没有明确表示,反而顾左右而言他,谈及艾滋病患者为何需要这项技术。在提问环节,贺建奎透露曾有另一名孕妇的胚胎被基因编辑过,是“生化妊娠”。专家指出,生化妊娠的胚胎并不会发育。

针对主持人“如果你有孩子,你会让他进行这项实验吗?”的问题,贺建奎表示“如果我的孩子遇到相同情况,我会第一个尝试。”随后,主持人宣布结束,贺建奎带着公文包低调离场。

大会主席打断问答

在第5个问题时,主持人打断了问答环节。大会主席DavidBaltimore上台发表了一段声明。DavidBaltimore强调,基因编辑婴儿是“不负责任的”。

DavidBaltimore在声明中表示,感谢贺建奎的到来,以及他对问题作出的回应。但他仍然强调:“我仍然认为,在有安全确保及全球社会的普遍共识前,任何临床基因编辑都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。”

“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透明的过程。孩子出生后,我们才知道。我个人认为这在医学上没有必要性。”他还表示,组织这次会议的委员会将举行会议,并于次日发表声明。
友情链接